LegalExecutiveBoard 2019商事争议解决论坛圆满闭幕

2019-04-08 11:26:19 来源:

随着商业模式不断创新和公司制度的发展,商事争议解决纠纷越趋复杂,特别是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出现经营困难,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司法部门、仲裁员、律师以及公司法务人员,都提出了新的挑战。

如何有效应对新形势下商事争议解决纠纷,成为众多公司法务人员的难题,为此,2019年3月21日Legal Executive Board在上海成功召开2019年度商事争议解决高峰论坛,本次活动由环球律师事务所、达辉律师事务所、汇仲律师事务所、通力律师事务所联合赞助举办,并且得到深圳国际仲裁院、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大力支持,此外,法大大、首席法务官、公司法务联盟、传思律阁也为本次活动提供巨大帮助。

本次论坛邀请了资深法官、仲裁员、实操经验丰富的律师,针对企业商事纠纷中诸多前沿性实务问题,进行分享与交流。其中包括跨境仲裁裁决的执行,国际仲裁中的法律特权及文件披露,境内外交叉诉讼、格式合同风险防范以及执行、清算、破产程序在债权追索中的具体运用。力求从不同角度探究新时代民商事争议解决的本质,结合精彩案例为大家从多维度呈现商事争议解决的发展趋势及最佳解决方案。

首先,来自深圳国际仲裁院的安欣副院长就特区国际仲裁的最新发展和突破作了主题分享。安副院长简单回顾了深圳国际仲裁院的发展历程,作为中国第一个通过立法方式确立法人治理模式的仲裁机构,引入国际商事仲裁的先进制度,也是中国商事仲裁国际化的探索者。其中1989年开创中国第一个内地仲裁裁决依照联合国《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获得境外法院强制执行的先例。此外,安欣副院长重点介绍了深国仲2019版仲裁规则,本次规则修订有四个重点:进一步扩大当事人意思自治空间,落实诚信合作原则,立足国情,借鉴国际惯例,探索机制突破,加强多元化、专业化、高效率、低成本措施。

随后,来自通力律师事务所的牟笛律师,结合具体案例分享了仲裁裁决跨境执行中攻守双方的应对问题。牟笛律师站在企业法务角度,将仲裁裁决跨境执行中的要点归纳为5个“W”(What, where, when, who, why)。

What代表的是仲裁裁决跨境执行中行动策略,分别从胜诉方和败诉方的角度分享诉讼策略的选择。其中特别强调立法差异也会影响到当事人的策略。并且举了香港泉水案作为程序性拖延的实例研究。 Where代表仲裁裁决跨境执行中的执行地选择,通常而言,前往对方财产所在地寻求执行是胜诉方最为直接和自然的选择。但是在资产全球配置的时代, 寻找对方资产也需要全球视野和动态思维。另外执行地还涉及到保全及商业利益的问题。When代表仲裁裁决跨境执行中的时机选择,有一般起算点和特殊起算点之分。此外,牟律师提到了拒绝承认执行仲裁裁决的实体原因——Why Refuse,通过三个案例对仲裁程序违法和违反公共政策加以说明。此外还谈到了仲裁裁决跨境执行的团队搭建——Who 。最后牟律师通过自身经办的案件帮助现场法务同行对五个'W'的运用进行了复盘。

来自达辉律师事务所的马志华律师,为大家分享的是国际仲裁中的文件披露(Document Disclosure)及法律特权(Legal Privileges)。马律师首先谈到在证据披露和证据开示方面,国内仲裁和国际仲裁存在很大的差别,并且以自己经办的案例向参会者加以说明。

随后,马律师介绍在国际仲裁中,通常来说当事人在仲裁庭程序管理会议中确定案件的证据规则。目前适用最广泛的是《国际律师协会国际仲裁取证规则》。在该证据规则下,请求出示的文件材料对案件具有关联性以及对案件结果重要性进行说明。此外,马律师向参会者分享了文件披露的范围以及妥善的文件保存措施。最后马律师介绍了法律特权文件的范围以及在仲裁程序中如何有效使用。

接下来的环节,我们邀请到资深仲裁员、诉讼融资专家李昱女士,向大家介绍了第三方融资的最新发展及实践情况。亚太地区部分国家和地区已经通过立法形式肯定了第三方资助模式,目前国内法律对第三方资助不置可否,但是已经有仲裁机构出台了对于第三方资助的行业指引。李昱女士向与会代表讲述了第三方资助如何选择可投项目,涉及初步评估,商业谈判,所需要进一步的尽职调查,内部投决、要约、签订投资协议等问题。此外,我们邀请到刘京律师、牟笛律师、马志华律师、顾巍巍律师,结合各自的执业经历分别谈到了对于第三方资助的认识和展望,让现场的法务同行有更清晰的视角认识第三方资助。

在下午的分享环节,来自汇仲律师事务所的赵芳律师通过以案说法的形式,讲述了跨境争议涉及的相关问题和应对方法。首先赵律师介绍随着中国对外投资的范围不断扩大以及国际交流日益密切,中国已经成为国际仲裁程序中最主要的“玩家”。中国企业遭遇跨境争议乃至平行诉讼的机率越来越高。因此,有必要了解目前中国跨境争议的现状、发展趋势和主要类型。赵律师还提到目前跨境纠纷在争议结构、适用法律以及裁判结果执行上都特别复杂。紧接着,赵律师重点介绍了“交叉诉讼”中的主要问题和企业风险,“禁诉令”的概念及其适用,企业在跨境争议中的应对策略。

环球律师事务所的顾巍巍律师为大家带来格式条款的风险及应对方法。首先,顾律师运用大数据统计的手段,呈现出近年来格式条款纠纷的增长趋势,地域特点、行业分布特征。紧接着,顾律师介绍了行政法上对格式条款的认定,参照《上海市合同格式条款监督条例》、《合同违法行为监督处理办法》列举了常见的格式条款违法情形及其处罚。

此外,顾律师结合具体案例分享了司法实践中对格式条款的认定,重点讲述了法院对争议格式条款的解释以及对格式条款效力的认定。最后,顾律师分享了企业出具格式合同应当注意的事项。

来自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杨玲博士,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HKIAC 2018 机构仲裁规则的视角”为主题,为现场法务同行详细介绍了HKIAC的新规则。首先杨博士强调仲裁规则是当事人选择一家仲裁机构的参考因素,但不是最重要。因为各大仲裁机构之间通常会对仲裁规则进行借鉴和模仿。但是为什么要关注仲裁规则,杨博士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仲裁规则类似于商场模特身上时髦的衣服,反映了仲裁机构对于当前争议解决市场的理解和判断。虽然衣服款式能被模仿,但是衣服的做工和面料很难复制。同理,仲裁规则能被借鉴,但是仲裁机构对于其规则的理解以和运用就各有差异。

此后,杨玲博士从法务角度出发,谈到如何看待仲裁效率问题,除了要关注程序本身的时间的长短,还需要考虑司法因素。最后杨博士介绍仲裁成本的影响因素,如何节省仲裁费用等问题。

最后环节邀请到在公司法审判实务方面经验丰富的法院老师,向大家分享了执行、清算、破产在企业债务追偿中的具体运用。所有的商事争议最后都会落到生效判决的履行,目前有三种常见的手段,分别是申请法院执行、强制清算、申请破产,三者都有各自的特点。目前我国执行工作是在没有强制执行法的背景下推进的,因此只能依靠最高院频繁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从2016年至2019年最高院一共出台了100多部有关执行的司法解释及批复文件。因此,执行相关的法律体系非常的庞杂,难度很大。随后老师分享了执行的四个重要阶段,执行有哪些变更追加财产的途径等。而后,老师以此分享了强制清算及破产程序中企业需要注意的问题。

作为LEB的年度商事争议解决论坛,此次活动结合当前经济形式以及法务工作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提示企业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厘清争议解决工作要点,从而帮助企业寻找到更合适自身的应对策略。参会者普遍表示会议内容非常务实,真是受益匪浅。

推荐新闻 查看更多
推荐课程 查看更多
报告文章
推荐活动 查看更多